广场舞霹雳仙女

【毕侃】戒断反应

宗伝唐茶:


BGM:Think About You - Jun.K


 


分手之后他的状态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不仅不再焦虑,而且情绪稳定、注意力集中、拍摄更有效率。即使是当初最不赞成他说分手的朋友看到他的状态也犹豫地评价说分手对你或许反而是好事,他也赞同这一点——他终于将自己精神中更为软弱、更为可鄙、更容易遭到破坏的部分,连同那个人一起,统统摆脱了。


当然,彻底摆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万事万物总会留下深深浅浅的烙印,那么他选择保留可乐这个烙印。说来也很不忿:明明是认识那个人之前就喜欢的饮料,只是因为在一起时被哄着戒掉,再看到可乐就觉得每一滴焦糖色液体都带着那个人的气息。但相比保留其他烙印,可乐总是安全的——而且他自信可以很快磨掉可乐上的气息,如同磨掉那个人所有的烙印一样。


 


拍摄结束回到酒店,他躺在地毯上,手边散落着几个可乐瓶子。可乐当然不会让人产生醉意,但他躺在地毯上一动都不想动,咖啡因让一阵阵电流自脚底一路攀至头皮,全身被提纯到极致的愉悦感笼罩,非常纯净的亢奋,或者快乐,难以辨别。他什么东西都没吃,肠胃却没有任何警报,可能曾经入睡可能不曾入睡,他也无法判别过分光怪陆离的斑斓梦境中脑细胞是否曾得到休息。


几天前他说了第三次分手,并且相信这会是最后一次。


虽然之前两次他也这样相信。


一段障碍重重的恋情最好在爱被障碍损耗殆尽之前中止,第一次他在看不到未来的某个夜晚提议大家体面收场,下班上车后迎接他的还是那双角鹿一样的眼睛,纯澈而富有侵略性。他刻意忽视明显是为他留出的座位,独自坐上单排座位中的一个,望着窗外不再回头,发车前听到过道另一边的窸窣动静——毕雯珺换到了与他相隔一条过道的邻座。


角鹿一样的男人,从不对他的决定进行否认,非常不同意也不会说一句不好,只是用存在感绵密地包裹着他诱惑他就范。比如戒除可乐——那真是一段不可思议的回忆,每当他想拿起可乐毕雯珺就会幽幽出现,将果汁瓶口或者柠檬茶瓶口凑到他唇边:“你尝尝这个。”而他甚至真的喜欢上了果汁的味道,大概还是因为他对可乐的爱不够坚决。


会妥协的根本都是因为不够坚决,而换班换曲目更让他疲惫不堪。身体脆弱了心灵也跟着脆弱,他确实无法抵抗这种境况下对他紧追不舍的手与目光,在长长的手臂又一次搂过来时没有躲闪,比起劝说对方更像是劝服自己地轻声叹息:“那就到四月,你知道的吧,四月什么都结束了。”


毕雯珺依然没有说话。


 


四月时顺理成章地说了第二次分手,开口前的每一眼都是诀别。刚刚哭过的角鹿先生终于找到他得以完成一个紧密的拥抱,他在密不透风的怀抱中带着泪水笑说时间到了,结果只是被抱得更紧而已。


没关系,谁和谁都不可能在这个舞台上拥抱到天荒地老,该放手的一定会放手,不是两个人的挣扎或一个人的反对就能逆转的变化。


他是从这时开始再次沉迷可乐,仿佛捡起当初因毕雯珺而戒除的东西就能找到如今戒除毕雯珺的代偿物。碳酸源源不断地流进血管,逐步吞噬他骨骼里的钙质,他好像能用肉眼观察到自己全身骨头变得松散透风的过程——那当然又是幻象,他绝没有人体自我内窥的本事,只是北京的空气到处都是毕雯珺的味道,穿过他空虚的骨架又打个转冲出他的喉咙。


连叹息都是毕雯珺的味道,他真的恨透了天蝎座的侵略性:一个人不应该有能力让自己无处不在,实在是不给他人留生存余地。


好在很快他们就离开北京去了普吉。


 


他晒黑了几个色号,吃胖了几斤,自认为帅气酷炫有型,短暂地相信自己不该继续沉迷幼稚的碳酸焦糖饮料,只是一点点的相信在酒店重逢时土崩瓦解。世界那么大,他可以离开北京跑到普吉,世界那么小,他跑到普吉一样能见到毕雯珺。普吉岛的空气从这个瞬间开始也沾满了毕雯珺的味道,让他呼吸停滞,疑心天蝎座的男人本质是什么传染性病毒。


他在酒店前台要了罐可乐,刚从冰柜中取出的罐装可乐沾手就是满掌水滴,白色的冷气袅袅升腾。他飞快打开拉环,赶在脚步声越来越近即将到达背后之前快速喝了几口,而后失去重心腾空而起——他被毕雯珺扛到肩上,可乐打翻在长袖衬衫后背泼了一大块棕色污渍,而扛着他的人好像只是淋了一滴雨一样平淡:“我那边有热水,温度正好。”


挣扎中他的唇舌碰到了衬衫污渍,淡薄的咖啡因是当下唯一能与毕雯珺抗衡的味道。他掐着毕雯珺的后背,徒劳无功地试图从平坦的衬衫上咬下一块,或者更彻底一点把这个烦恼根源彻底撕碎吃下去——本来狐狸就是肉食动物,这么想难道有错么?


没有错,但也做不到。他只能反反复复强调:已经结束了,时间到了,我们分手了。


毕雯珺不置可否,只是把热水壶瓶口凑到他唇边,仿佛真的只是给他喝口水而已。


 


病毒根源很快结束行程离开,他呼吸不畅、对空气迫切渴望的病症不药而愈。


吹过海风,穿着救生衣跳到海水里,海水表层晒得很热,往下依然是冰冷的。他仰面漂浮在海水上感受冷热交替,想象没有穿救生衣的话自己就是水上的奥菲利亚,奥菲利亚当时怀抱什么来着?鲜花,还是爱人的头颅?


记不清也不会再看一遍哈姆雷特,他的时间全部属于通告镜头,镜头才是他的最终选择。


他想起他们的第一个吻发生在廊坊大厂。那时每个人都拼命练习到深夜,困倦至极却不得不保持清醒时他的大脑其实已经没有在运转,只有嘴巴为了证明自己清醒叽里呱啦没完没了地说话,说的什么东西他自己都记不得。所以是他自己失去神智后主动骚扰还是被动接受也不记得,只知道意识回笼时他们已经接吻很长时间。而他的第一反应是寻找房间里的镜头,第二反应才是思考自己暗中肖想过的对象为什么会抱着他,接着他被按着脖子再次开始另一轮接吻。


那时他已经确信他一定会说分手,他的本我和超我第一时间注意到的永远都是镜头而已。寻常人类可以肖想的两全其美他不能,即使他会一直记得他放弃过什么。


但他状态很好,所有拍摄都是一条过,戒断反应似乎并没有那么痛苦,大概是可乐的功劳。


 


他已经可乐上瘾了。


不止他自己这么觉得,队友也这样说。但稍作权衡,可乐相比人实在是温和无害,那么可乐上瘾总比对人上瘾好得多。


替代疗法,之后再戒可乐就是了。


 


所以戒断反应突然来袭时措手不及。


他额头冒汗,手脚发冷,心率飙升,大动脉的血管埋在脖颈皮肤之下突突跳个不停,沸腾的血液涌到头顶冒出的却是寒气。206根骨头、78处关节、639块肌肉,齐声叫嚣着别碰我。


别碰我。


不对,不对,怎么会这样的。之前他去搂抱别人时一切正常,并不是无法忍受身体碰触。突如其来的难以忍受又不得不忍受,拍摄结束松开攥了太久的拳头时整个腕部都在痉挛。


相似的事情在运动会上又一次发生,满场皮过撩过后受害者忍无可忍反制,肩膀被搂住的瞬间冷汗自后颈流出滚滚而下淌了一脊背。认错服软后逃出生天,矿泉水没用,果汁没用,退场去自动贩卖机买一罐可乐还是没用。


替代疗法失效了。


镜头前依然光鲜饱满漂亮,离开镜头马上陷入疲惫。他比从前更容易疲惫犯困,队友默认他下工就会睡觉不去打扰他,但凡有人敢推门就会看到他没有睡而是蜷在床上打游戏,漆黑的房间里手机屏幕光打在他脸上,不像狐狸,更像缺水断食的惨白的狼。


 


so cool杂志拍摄结束后第二天他要奔赴上海,连轴转得其他人更不敢打扰他。门被推开时他甚至没意识到有人进来,大脑慢半拍地转了一下才亡羊补牢地把手机扣下假装睡觉,听到隐隐闷笑时身体彻底僵住,呼吸再次不畅。


是吧,乐华今天在北京有直播。


应该在首尔荼毒空气的病毒根源回到北京收复失地,他连可供生存的夹缝都找不到了,只能沉默着放缓呼吸。


 


毕雯珺深知如何敲碎非暴力不合作的壁障,轻描淡写地伸手探一下李希侃的额头:“他们说你可能不舒服。我看温度还好。”说着作势收手,指尖被惶急忙乱地握住,李希侃声音虚弱:“再摸一会儿……再摸摸我。”


他配合地把手掌贴上李希侃的面颊,听到一声轻浅的喟叹,带着微弱的满足。


“能不能……能不能再抱抱我。”


他将两手撑在李希侃颈侧,却并不如人所愿继续碰触:“这是分手后该提的要求吗?”


 


黑暗中李希侃无声落下眼泪,眼泪越掉越多,鼻腔开始阻塞,但他不愿意抽气出声。他想起在廊坊时一次次去便利店,有时走在前有时在后,在后面时他会不自觉迈着大步踩毕雯珺的影子。毕雯珺比他高出一截,影子拉长不止一截,他曾得意于可以随便踩毕雯珺的影子都不会踩空,现在回想那或许是预兆——他根本走不出毕雯珺的影子。


而当影子不存在的时候,比如现在这样光也不存在的时候,毕雯珺就是整个房间的黑暗。


 


眼泪快要流干时黑暗对他说:“我没有同意过分手。任何一次。”


大脑转速突然加快,他胡乱擦了两把脸伸手去抱毕雯珺的脖子,只捞到一片空气。毕雯珺冷静地躲开他:“做错了吗?”


他缩回手小声呜咽:“错了。”


“还说分手吗?”


“不说了,再也不说了。”


毕雯珺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命令的语气,声音却还是很温柔:“现在说出来,说你想要我做什么。”


他有些凶狠地扑上去搂住毕雯珺的脖子:“抱紧我……亲亲我……不是,我想,我想你做所有能做的事。”


“所有?”


“所有!”


 


 


驯养狐狸非常困难。不同于猫猫狗狗,狐狸自我意识更强烈,会想跑,会试图戒掉对人类的依赖。


那就试试看吧。


毕雯珺从不缺乏自信和耐心。养过的狐狸遭受戒断反应的折磨,心疼,但也是必须的。


不痛过便讲不通道理。


 


油莎草的种子只能长出油莎草,百里香的种子只能长出百里香,他的狐狸只能是他的狐狸。


一夜如此,夜夜如此。


 


 


FIN

【世绮DAY7】《情画》

木有心之:

*人生的第一次成人文学贡献给了毕侃


*现实AU,私设


*一发完结。


*请期待明天的太太 @松井里脊 




情画  石墨链接




情画  防吞图链




日常期待评论



【毕侃】戒断反应

宗伝唐茶:


BGM:Think About You - Jun.K


 


分手之后他的状态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不仅不再焦虑,而且情绪稳定、注意力集中、拍摄更有效率。即使是当初最不赞成他说分手的朋友看到他的状态也犹豫地评价说分手对你或许反而是好事,他也赞同这一点——他终于将自己精神中更为软弱、更为可鄙、更容易遭到破坏的部分,连同那个人一起,统统摆脱了。


当然,彻底摆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万事万物总会留下深深浅浅的烙印,那么他选择保留可乐这个烙印。说来也很不忿:明明是认识那个人之前就喜欢的饮料,只是因为在一起时被哄着戒掉,再看到可乐就觉得每一滴焦糖色液体都带着那个人的气息。但相比保留其他烙印,可乐总是安全的——而且他自信可以很快磨掉可乐上的气息,如同磨掉那个人所有的烙印一样。


 


拍摄结束回到酒店,他躺在地毯上,手边散落着几个可乐瓶子。可乐当然不会让人产生醉意,但他躺在地毯上一动都不想动,咖啡因让一阵阵电流自脚底一路攀至头皮,全身被提纯到极致的愉悦感笼罩,非常纯净的亢奋,或者快乐,难以辨别。他什么东西都没吃,肠胃却没有任何警报,可能曾经入睡可能不曾入睡,他也无法判别过分光怪陆离的斑斓梦境中脑细胞是否曾得到休息。


几天前他说了第三次分手,并且相信这会是最后一次。


虽然之前两次他也这样相信。


一段障碍重重的恋情最好在爱被障碍损耗殆尽之前中止,第一次他在看不到未来的某个夜晚提议大家体面收场,下班上车后迎接他的还是那双角鹿一样的眼睛,纯澈而富有侵略性。他刻意忽视明显是为他留出的座位,独自坐上单排座位中的一个,望着窗外不再回头,发车前听到过道另一边的窸窣动静——毕雯珺换到了与他相隔一条过道的邻座。


角鹿一样的男人,从不对他的决定进行否认,非常不同意也不会说一句不好,只是用存在感绵密地包裹着他诱惑他就范。比如戒除可乐——那真是一段不可思议的回忆,每当他想拿起可乐毕雯珺就会幽幽出现,将果汁瓶口或者柠檬茶瓶口凑到他唇边:“你尝尝这个。”而他甚至真的喜欢上了果汁的味道,大概还是因为他对可乐的爱不够坚决。


会妥协的根本都是因为不够坚决,而换班换曲目更让他疲惫不堪。身体脆弱了心灵也跟着脆弱,他确实无法抵抗这种境况下对他紧追不舍的手与目光,在长长的手臂又一次搂过来时没有躲闪,比起劝说对方更像是劝服自己地轻声叹息:“那就到四月,你知道的吧,四月什么都结束了。”


毕雯珺依然没有说话。


 


四月时顺理成章地说了第二次分手,开口前的每一眼都是诀别。刚刚哭过的角鹿先生终于找到他得以完成一个紧密的拥抱,他在密不透风的怀抱中带着泪水笑说时间到了,结果只是被抱得更紧而已。


没关系,谁和谁都不可能在这个舞台上拥抱到天荒地老,该放手的一定会放手,不是两个人的挣扎或一个人的反对就能逆转的变化。


他是从这时开始再次沉迷可乐,仿佛捡起当初因毕雯珺而戒除的东西就能找到如今戒除毕雯珺的代偿物。碳酸源源不断地流进血管,逐步吞噬他骨骼里的钙质,他好像能用肉眼观察到自己全身骨头变得松散透风的过程——那当然又是幻象,他绝没有人体自我内窥的本事,只是北京的空气到处都是毕雯珺的味道,穿过他空虚的骨架又打个转冲出他的喉咙。


连叹息都是毕雯珺的味道,他真的恨透了天蝎座的侵略性:一个人不应该有能力让自己无处不在,实在是不给他人留生存余地。


好在很快他们就离开北京去了普吉。


 


他晒黑了几个色号,吃胖了几斤,自认为帅气酷炫有型,短暂地相信自己不该继续沉迷幼稚的碳酸焦糖饮料,只是一点点的相信在酒店重逢时土崩瓦解。世界那么大,他可以离开北京跑到普吉,世界那么小,他跑到普吉一样能见到毕雯珺。普吉岛的空气从这个瞬间开始也沾满了毕雯珺的味道,让他呼吸停滞,疑心天蝎座的男人本质是什么传染性病毒。


他在酒店前台要了罐可乐,刚从冰柜中取出的罐装可乐沾手就是满掌水滴,白色的冷气袅袅升腾。他飞快打开拉环,赶在脚步声越来越近即将到达背后之前快速喝了几口,而后失去重心腾空而起——他被毕雯珺扛到肩上,可乐打翻在长袖衬衫后背泼了一大块棕色污渍,而扛着他的人好像只是淋了一滴雨一样平淡:“我那边有热水,温度正好。”


挣扎中他的唇舌碰到了衬衫污渍,淡薄的咖啡因是当下唯一能与毕雯珺抗衡的味道。他掐着毕雯珺的后背,徒劳无功地试图从平坦的衬衫上咬下一块,或者更彻底一点把这个烦恼根源彻底撕碎吃下去——本来狐狸就是肉食动物,这么想难道有错么?


没有错,但也做不到。他只能反反复复强调:已经结束了,时间到了,我们分手了。


毕雯珺不置可否,只是把热水壶瓶口凑到他唇边,仿佛真的只是给他喝口水而已。


 


病毒根源很快结束行程离开,他呼吸不畅、对空气迫切渴望的病症不药而愈。


吹过海风,穿着救生衣跳到海水里,海水表层晒得很热,往下依然是冰冷的。他仰面漂浮在海水上感受冷热交替,想象没有穿救生衣的话自己就是水上的奥菲利亚,奥菲利亚当时怀抱什么来着?鲜花,还是爱人的头颅?


记不清也不会再看一遍哈姆雷特,他的时间全部属于通告镜头,镜头才是他的最终选择。


他想起他们的第一个吻发生在廊坊大厂。那时每个人都拼命练习到深夜,困倦至极却不得不保持清醒时他的大脑其实已经没有在运转,只有嘴巴为了证明自己清醒叽里呱啦没完没了地说话,说的什么东西他自己都记不得。所以是他自己失去神智后主动骚扰还是被动接受也不记得,只知道意识回笼时他们已经接吻很长时间。而他的第一反应是寻找房间里的镜头,第二反应才是思考自己暗中肖想过的对象为什么会抱着他,接着他被按着脖子再次开始另一轮接吻。


那时他已经确信他一定会说分手,他的本我和超我第一时间注意到的永远都是镜头而已。寻常人类可以肖想的两全其美他不能,即使他会一直记得他放弃过什么。


但他状态很好,所有拍摄都是一条过,戒断反应似乎并没有那么痛苦,大概是可乐的功劳。


 


他已经可乐上瘾了。


不止他自己这么觉得,队友也这样说。但稍作权衡,可乐相比人实在是温和无害,那么可乐上瘾总比对人上瘾好得多。


替代疗法,之后再戒可乐就是了。


 


所以戒断反应突然来袭时措手不及。


他额头冒汗,手脚发冷,心率飙升,大动脉的血管埋在脖颈皮肤之下突突跳个不停,沸腾的血液涌到头顶冒出的却是寒气。206根骨头、78处关节、639块肌肉,齐声叫嚣着别碰我。


别碰我。


不对,不对,怎么会这样的。之前他去搂抱别人时一切正常,并不是无法忍受身体碰触。突如其来的难以忍受又不得不忍受,拍摄结束松开攥了太久的拳头时整个腕部都在痉挛。


相似的事情在运动会上又一次发生,满场皮过撩过后受害者忍无可忍反制,肩膀被搂住的瞬间冷汗自后颈流出滚滚而下淌了一脊背。认错服软后逃出生天,矿泉水没用,果汁没用,退场去自动贩卖机买一罐可乐还是没用。


替代疗法失效了。


镜头前依然光鲜饱满漂亮,离开镜头马上陷入疲惫。他比从前更容易疲惫犯困,队友默认他下工就会睡觉不去打扰他,但凡有人敢推门就会看到他没有睡而是蜷在床上打游戏,漆黑的房间里手机屏幕光打在他脸上,不像狐狸,更像缺水断食的惨白的狼。


 


so cool杂志拍摄结束后第二天他要奔赴上海,连轴转得其他人更不敢打扰他。门被推开时他甚至没意识到有人进来,大脑慢半拍地转了一下才亡羊补牢地把手机扣下假装睡觉,听到隐隐闷笑时身体彻底僵住,呼吸再次不畅。


是吧,乐华今天在北京有直播。


应该在首尔荼毒空气的病毒根源回到北京收复失地,他连可供生存的夹缝都找不到了,只能沉默着放缓呼吸。


 


毕雯珺深知如何敲碎非暴力不合作的壁障,轻描淡写地伸手探一下李希侃的额头:“他们说你可能不舒服。我看温度还好。”说着作势收手,指尖被惶急忙乱地握住,李希侃声音虚弱:“再摸一会儿……再摸摸我。”


他配合地把手掌贴上李希侃的面颊,听到一声轻浅的喟叹,带着微弱的满足。


“能不能……能不能再抱抱我。”


他将两手撑在李希侃颈侧,却并不如人所愿继续碰触:“这是分手后该提的要求吗?”


 


黑暗中李希侃无声落下眼泪,眼泪越掉越多,鼻腔开始阻塞,但他不愿意抽气出声。他想起在廊坊时一次次去便利店,有时走在前有时在后,在后面时他会不自觉迈着大步踩毕雯珺的影子。毕雯珺比他高出一截,影子拉长不止一截,他曾得意于可以随便踩毕雯珺的影子都不会踩空,现在回想那或许是预兆——他根本走不出毕雯珺的影子。


而当影子不存在的时候,比如现在这样光也不存在的时候,毕雯珺就是整个房间的黑暗。


 


眼泪快要流干时黑暗对他说:“我没有同意过分手。任何一次。”


大脑转速突然加快,他胡乱擦了两把脸伸手去抱毕雯珺的脖子,只捞到一片空气。毕雯珺冷静地躲开他:“做错了吗?”


他缩回手小声呜咽:“错了。”


“还说分手吗?”


“不说了,再也不说了。”


毕雯珺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命令的语气,声音却还是很温柔:“现在说出来,说你想要我做什么。”


他有些凶狠地扑上去搂住毕雯珺的脖子:“抱紧我……亲亲我……不是,我想,我想你做所有能做的事。”


“所有?”


“所有!”


 


 


驯养狐狸非常困难。不同于猫猫狗狗,狐狸自我意识更强烈,会想跑,会试图戒掉对人类的依赖。


那就试试看吧。


毕雯珺从不缺乏自信和耐心。养过的狐狸遭受戒断反应的折磨,心疼,但也是必须的。


不痛过便讲不通道理。


 


油莎草的种子只能长出油莎草,百里香的种子只能长出百里香,他的狐狸只能是他的狐狸。


一夜如此,夜夜如此。


 


 


FIN

品牌控:

周五福利弹【Clear Last 粉饼 等你来试用

一年四季小伙伴们决定离不开的就是粉饼啦!无论是定妆还是补妆,粉饼绝对是第一得心应手的好物。好的粉饼不仅能很好的定妆吸收皮肤多余的油脂,还具有一定的遮瑕效果,能够打造出瓷娃娃般的肌肤呢~那就跟着小编来吃下日本这款Clear Last 粉饼的安利吧!

 

参与方式:

关注“品牌控”并给这篇文章点赞,然后转载或者推荐本文即参与成功啦。小编会在推荐或转载本文的用户中抽取幸运儿试用。

同时小仙女也可以同步网易美学参与试用

 

试用申请时间:1月19日—1月26日

 

试用人数:5

 

申请TIPS:在这篇文章下面留言你最爱的卸妆品牌,可以增加你的中奖率~

试用者名单公布:我们将于活动结束后,在“品牌控”上面公布成功申请试用者的名单并私信通知你。注意!试用名额只为你保留1周哦~ 

 

试用反馈:幸运儿们收到产品并试用后,请晒出您美美哒的试用感受并加上标签“免费试用”若没晒试用感受者,我们将取消下次申请免费试用的资格。


 

试用产品介绍:

 

Clear Last 粉饼

日本药妆店TOP畅销款人气粉饼,是兼具遮瑕、防晒、控油、保湿的多效定妆粉饼。添加了玻尿酸保湿因子,让妆感自然服帖更持久,适合油皮和痘痘肌,控油抗痘,轻松打造干爽的哑光肌~

 

本次试用产品:

 

Clear Last 粉饼

*活动最终解释权归【品牌控】所有


❤️

连珂:

也在百万折腾这么久了,给大家抽个奖


仅代表徊南,以及dn龙瞎威廉脂脂犯困max山羊圣诞小礼物吼米陈青崖等等等等,拜个早年!


转发抽奖

祝大家在2018年

远离网络傻逼
















也希望王胖子在新的一年能对自己的体型上点心!



天猫阿玛尼官网,王昊同体型小胖丁抽一个,中了发博艾特



【忘羡】《朝暮相见》番外车

一茕二白白:

没看过正文不要紧哈哈哈哈反正我也没写完




设定大概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这样






蓝忘机翻过一页书,发觉桌上灯火暗了些,放下手中书卷,伸手朝桌上去,想剪一剪灯花。




还没掀开灯罩,就听见门外传来匆匆促促脚步声。不像什么人快步赶来,倒像是一只小动物在窗下经过时,爪子上的肉垫拍打在地上时啪嗒啪嗒的声响。




蓝忘机把灯罩重新扣回去。




与此同时,他屋子里的窗户被从外面推开,一双绣着云纹的纤长白靴从窗户对面被丢进来,啪地一声,两只靴子歪歪扭扭地躺倒在静室的地面上。




蓝忘机没有去看那两只靴子,依旧看着打开的窗户,轻声道:“进来。”




魏无羡就从窗户那边闪身现出,笑嘻嘻地两手撑着窗沿,一下翻了进来,捡起靴子道:“二哥哥!”




蓝忘机道:“怎么又偷偷过来。”




魏无羡道:“不然,大白天过来呀?要是叫人知道我们这么大了,还一个屋睡,你又要不好意思了。”




魏无羡竖起两个指头,夸张地比划着说到:“两天!我忍了两天没偷摸过来!我多厉害!”




蓝忘机先是不语,走过去拉着他在自己原先做的椅子上坐下,再把靴子拾起来,仔仔细细给魏无羡穿好。




蓝忘机养他许多年,看他一路不穿鞋跑来,又忍不住教训他:“天还冷,下次不可再如此。”




魏无羡笑眯眯地两脚并排抬起来,瞧蓝忘机给他穿的靴子,跟着左右看看,心道:“反正每次蓝湛都这么说。”接着凑到有些暗的灯旁揭开灯罩。




他这么朝灯前头一挡,屋里就更昏暗了。




魏无羡把灯罩往桌上随意一抛,轻声道:“穿什么呀?反正也要脱。现在给我穿得那么妥帖做什么。”




魏无羡在桌上随意趴着,伸手去拿匣子里的小银剪的时候,身后一个熟悉的身影靠过来,半道上拦住他的手,缓慢又缱绻地在他手背上摩挲两下。




魏无羡原本把脑袋搁在一只胳膊上,这下干脆偏过头,对着蓝忘机笑了一下,翻过手,先是合住他纤长的手指,再从他指缝里穿过去,手掌贴着手掌,紧紧扣住。




蓝忘机浅色的眼在不算太亮的烛火下剔透得如同碎玉两点,魏无羡索性松开握着他的手,转身一手扶着他的胳膊一手撑着桌子,轻轻一跃,坐上了桌沿。安稳坐好后,撑着下巴,一副在长辈前才有的乖巧模样,眼睛眨都不眨地盯着蓝忘机瞧。




有晚风从没有完全合上的窗户里吹进来,烛火微微一跳,魏无羡猛的想起什么模样,跳下书桌,着急慌忙地去开蓝忘机的柜子,一开柜门,整整齐齐一堆白衣裳撞进眼里,魏无羡看都不愿意看地移开眼,在心里无力地抗争道:“也没见谁天天穿成这样,何必?他老婆还没死呢……”




恍然发觉咒到了自己,又在心里呸呸几下。




魏无羡手不停地一边到处翻一边低估道:“上次怀桑在课上画的那幅扇面,我去叔父房间里偷偷翻过了,什么都没有,是不是一起放在你这里收着呢?他都找我说了七八次叫我帮他弄回来了,你找出来,让我给他带回去吧。”




一格抽屉里乱七八糟堆满了近些天收来的他们夜里赌钱用的玉石,哪位纨绔子弟课上看的游记,谁枕头底下私藏的美人像诸如此类的东西。




蓝忘机快步走去想阻拦他,魏无羡扒着柜门不撒手,央求道:“别拦着别拦着!不就这么小一幅扇面!反正收来的这些东西,等他们学成回家也要还给他们的,提前一两年也没人……”




魏无羡:“咦?”




说着,从不知哪个小抽屉里扯出一本薄薄的小册子拿在手上掂了两掂。




封面上极艳一支红杏,累累花枝似乎要从纸张里一路开到他手心里来。




魏无羡琢磨:“有点眼熟。”




蓝忘机肩膀都蹦紧,有些不知所措地看向魏无羡。




魏无羡双手扶着蓝忘机的肩膀,脑袋凑过去,侧头把右耳对着蓝忘机仔细听,心跳声砰砰砰地越来越快,合着啪地一下爆了一声的灯花,显得分外心虚。




他心里肯定道:“一定看了。”




魏无羡笑了:“你没收了我借来的春宫图,不准我看,自己偷偷看。二哥哥,你坏透了。”




魏无羡翻了翻小册子,满眼不堪入目的赤条条人影。他觉得有些不对,于是拉开这一个抽屉看看,全是他的东西,也是被收走的玩意儿,却不和旁人的放在一处。




魏无羡:“二哥哥,你老实告诉我,是想看春宫图,才单独把它放在这里,还是因为是我的东西,才单独收着的?”




蓝忘机凝神看着他,跟着倾身轻轻吹灭了烛火。




魏无羡心道:“哦,两个都有。”




魏无羡在黑暗里忍着笑:“好啦,不要这样怕羞。你发觉自己喜欢了我,本来慌张得不知如何是好,却突然知道两个男人也能在一块,还是从我这里知道的,你高兴的不得了,是不是?”




蓝忘机把他手上的小册子接过来,悉悉索索地重新锁进柜子里,再走回来从背后抱住他。




魏无羡得意道:“换了我我也要高兴啊!不但知道两个男人能在一块,还知道两个男人能做那档子事。换了我,把这本小册子翻烂了都不稀奇……哎?蓝湛?你那时候就不想试试怎么做?反正我也不防着你。随便哪天晚上,我偷摸来你房间里找你的时候,怎么没有那时候就把我……”




蓝忘机忍无可忍,打断他:“……胡言乱语。”


http://weibo.com/3221961037/EuDck1qH2?from=page_1005053221961037_profile&wvr=6&mod=weibotime&type=comment#_rnd1486564424715

好物分享笔记:

莫西夏夏夏:

10支blingbling的橘色系 南瓜橘土橘 奶茶橘等等
其实2个月前就已经拍完了 但是一直没时间修 拖到现在才出[笑cry]
总之橘色系是我平时比较喜欢的色系 加上金闪什么的 金鱼花火 完全无法抵抗 这里面喜欢的前三应该娇兰宝石20 阿玛尼黑管500和jeffree的pumpkin pie 其实ysl37和雅诗兰黛310也挺喜欢 好难选[允悲]
我是深唇 所以试色会偏红一点 仅供参考

治愈甜品站:

【全国连锁奶茶店攻略】

夏天又到了,奶茶狂人开心得要飞起了!

这次整理了15家60杯冰饮,有各种tips以及隐藏菜单,还有雷区

好多店都有超好喝的招牌不能错过

加不同配料也会增加奶茶口感

感觉可以跟选择障碍拜拜惹!

via:@大胃爱丽丝